科技進步的副作用(四):網路中立性與兇猛的網路服務供應商,只是未來貧富差距的一角

上一篇科技進步的副作用(三):數據壟斷之後,資本將瞄準基礎建設 – Writings.tech 提到:未來有逐漸從虛擬服務競爭,轉移到實體資源競爭的趨勢;這篇則從實體戰爭中的網路中立性,來看未來的實體資本戰爭與貧富差距現象。


網路中立性是什麼?

維基百科:「網際網路中立性是一種原則 ,要求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及政府應平等處理所有網際網路上的資料,不差別對待或依不同用戶、內容、 網站、平臺、應用、接取裝置類型或通訊模式而差別收費。」

因為到處都搜尋地到這個議題,我就不打算花篇幅解釋上面這段文字,如果你還不甚了解,或許可以看一下漢堡王做的 漢堡王:華堡中立性 – YouTube 影片。


ISP 如何取得科技業主導權

ISP,即網路服務供應商,在台灣就是中華電信等電信公司,在世界各國幾乎都是最有錢的 ISP,多少都在透過收購科技公司以取得優勢。

判斷一個人想要什麼,不是看他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

收購科技業

比如從 AT&T 收購網路廣告交易公司 AppNexus,擴展電視和影片廣告業務 | TechNews 科技新報 就看得出來,下一步 AT&T 的目的就是要跨足廣告業,取得更多隱私資料來獲利。

同樣地,2017年6月13日,Verizon 也宣布完成收購雅虎網路服務的程序,一樣是要跨足媒體、網路服務等業務。

這些都在告訴我們,ISP 有錢到可以收購大型網路公司,並且他們也真的這樣做了。


遊說立法取得數據、建立數據團隊

ISP 也在「取得數據的使用」上面做了很多努力,像是在美國,ISP 窮追猛打臉書這些網路服務,不斷遊說政府,試圖影響輿論,讓臉書還給大家隱私權。

檯面上說的是要維護用戶隱私,但這絕對不只是單純為了公平正義,而是大企業之間的政治角力:電信業想要把網路服務取得資料的優勢拉下來,在重新制定法律的時候好讓自己也分一杯羹。

As giants like Comcast NBC Universal and AT&T (and Time Warner, if its merger is approved) push harder into the online video advertising business, they’ll also likely try to use the opportunity to include numerous loopholes for ISPs, but added, obnoxious hurdles for the companies they hope to compete with in the video advertising wars to come. – ISPs Use Facebook Scandal to Push For Bad Privacy Laws They Know They’ll Get To Write – Motherboard

既然都是商人,ISP 也跟 Google, Facebook 一樣,並非真的有多高尚,說穿了目的只是利益而已,而造成的結果就是網路中立性被廢除、對於引述數據的取得也更為容易。

在 2017年三月,美國國會終究還是立法通過,同意讓 ISP 業者可以取得更放寬的自由度,除非用戶有明確拒絕,否則即假設其已同意授權 ISP 業者可處分、出售用戶資料給第三方。隨後在當年12月,川普所任命的 FCC 新主席領軍下,再次以多數決推翻了二年前把 ISP 列入公共承運人之決議,主張它們只是一般的資訊服務業者,其管制規範密度也大為減輕。 – 網路隱私、個人資料與 ISP(上) · Return to laughter

《恢復網路自由命令》將把ISP業者從原先類似公共事業規範的Title II類別改為資訊服務類,意味著ISP業者對各式服務將有更多的掌控權,而不必受限於公共事業的規定;且行動寬頻也不再被視為需要嚴格監督的商用行動服務;並將由FCC來管轄ISP業者的隱私保護作法。- FCC起草廢除網路中立政策,讓ISP有權封鎖網站、依流量訂價 | iThome

在隱私管制較相較更不嚴格的印度,就更容易將收集數據「走在前端」(就像中國更容易取得隱私資料做 AI 一樣),比如 Reliance Jio等印度電信商 紛開始建立AI團隊 試圖建立 AI 團隊,無非是想在取得足夠多資料之後,替自己取得數據優勢。


ISP 的寡佔、不可取代性讓我們害怕

為什麼會說 ISP 極難抵制?因為接近獨佔。我們沒有臉書,還可以期待有另一個社群平台取而代之,雖然不容易想像,不過我們的確經歷了很多社群平台與網路服務的朝代更迭,雖然臉書要倒並非一兩年會發生,但至少我們某種程度還有選擇。

而 ISP 就不是了,不管在美國、台灣、日本,都只有少數幾間寡佔,我們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寡佔有多可怕?這裡提供一些論點:

各國大型的ISP過去進入市場時,通常是獨占事業,並且享有政府優惠融資,這些國家第一個電信公司占有許多優勢,包括取得第一個部署設備的優勢,在許多建案中,他們坐享其成就能獲得客戶。
而這也是為什麼很難有新進競爭對手與這些大型ISP對抗的原因,EFF提到,當初Google要在德州奧斯汀部署光纖網路時,發現線路最好的位置都被AT&T占走,Google需要沿著電線桿部署電纜,但是有不少關鍵位置屬於AT&T,而AT&T拒絕合作而大幅提高Google的建置成本。- EFF:大型ISP超賺錢!批業者因網路中立賠錢根本是謊話 | iThome

在寡頭壟斷的市場中,有兩三家大型ISP不代表他們會互相競爭,可以是合作抬價。 – 廢除「網絡中立」也不怕,因為有市場競爭?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除了 ISP,其他可能的下一個戰場會是什麼?

從實體走向虛擬,下一個趨勢是否又是實體戰爭?

「網路無國界」可以讓我們的虛擬服務橫跨全世界,硬體與網路成本也大幅降低,全球化讓大企業可以大賺差價

網路服務普及之後,企業又逐漸發現:當所有人都全球化之後,決定性的競爭還是來自實體世界。

比如 AWS/GCP 的雲端基礎建設讓創業者方便、具有高擴展性,但用同樣的基礎建設,你的競爭力在哪呢?賣 SaaS 要比別人多功能還是得自己做 PaaS,賣 PaaS 的公司最終要比 IaaS 便宜還是得自建機房,一層一層往回向實體世界推進。


失去網路中立性,代表的是貧富差距的進程

如果 ISP 只把 Netflix 這種大咖放在影音流量包卻不包含 Hulu 這種新創挑戰者,那大眾很可能只看 Netflix 來省錢,而新創的競爭對手更難進入大家的眼球。
若失去了網路中立,大型網路服務甚至可以提供 ISP 資金,提供 ISP 補貼優惠,但小公司只能眼巴巴在旁無法競爭。- 失去網路中立性有多嚴重?來看看葡萄牙的惡夢 – INSIDE

失去了網路中立性,小的新創將難以競爭,因為資本將決定一切,這意味著貧富差距將會加大。

但我不會單純地把貧富差距只歸咎於 ISP 廢除網路中立性,因為有太多其他地方都在進行同樣的事情。ISP 代表的其實是資本的力量,就算不看網路中立性,同樣是電商、叫車服務,不也是進行了多年行銷與補貼的資本戰爭?

我認為網路中立性的爭奪,不是貧富差距的原因,也不是結果;它只是反映出人類社會貧富差距的進程而已。


小結:未來的戰場,與貧富差距增加的必然

或許上面這樣講還是有點抽象,因為看得到我的文章的人,都是在物質充裕的環境下長大的,即使我們可以多少都能理解第三世界的物資匱乏,也很難去想像在同一個先進國家中,因為爭取不到物資,貧富階級差距極大的情況。

這時候反而要參考一下《艾莉塔:戰鬥天使》與《一級玩家》這些科幻故事的背景設定,在以後的世界中,可能不會離人類太遠。

機房、網路、土地之類的實體資源,都可能是下一個戰場,在網路服務巨頭逐漸式微之後,或許我們又會回去那個線下的時代,而線下爭奪資源的最後,很可能就是小說中預言的極端階級社會樣貌。


歡迎加入Telegram 寫寫村或是到 Telegram找我一起交流喔!

訂閱 leafwind

我很懶,不用擔心信會太多。留下信箱的好處是未來就算換了平台,我還是可以發信給你/妳 🙂

您可能也會喜歡…

1 個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Follow on Feed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