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回你的「注意權」

我們如何在注意力經濟的時代取回主導權?